□鄧海建
  2013年,陝西丹鳳縣投資783萬元修建了鐵峪鋪鎮人民政府公共租賃房項目,用以解決該鎮基層公益人員(基層公務員、教師、醫護人員等)住房困難問題。但該項目建成後,卻變成了鐵峪鋪鎮政府的辦公場所。地方部門回應稱,“不用也是浪費。”(12月5日《華商報》)
  好好的一棟樓,既樹了安居工程的牌坊,又要扮演政府辦公的角色,如此“一樓分飾多角”,也是蠻拼的。比如這個省級“安居工程”,二樓有辦公室、會議室,五樓是文化站、圖書室等,整棟大樓房間從外觀上看,都是辦公室的格式,名與實,讓人傻傻分不清。
  地方部門的說法,無非就兩個意思:一是2012年因為修建寧西鐵路複線,以前的鎮政府辦公場所被拆除了,但是新的辦公樓沒有修建,鎮政府就一直在外面租房辦公。二是這個公租房有120套,很多房子閑置,雖然知道不符合規定,但是他們感覺“閑置不用也是浪費”。如此一拍即合,各取所需,好像也合情合理。但真正的問題在於——這大樓到底是為安居工程造的,還是本就故意為辦公樓閑置的?附近群眾一針見血,“一看就是政府大樓麽,只是掛了個安居工程的牌子,明顯是在糊弄人。”
  地方政府大樓玩李代桃僵的游戲,也不是第一遭了。去年8月12日,新華社報道安徽某縣政府大樓由於擔心被群眾舉報遲遲未掛牌;進一步資料顯示,早在2007年3月14日,浙商投資的新世紀豪華大酒店在天長市南市區奠基,當天剪彩的奠基石上卻寫著“政府行政中心”……
  近日,國家發改委、住建部聯合下發黨政機關辦公用房建設新標準,首次明確,嚴禁超規模、超標準、超投資建設黨政機關辦公用房;新建項目不得配套建設大型廣場、公園等設施。如今,該縣房產管理局稱已下發整改通知,輿論關註之下,“整改到位”指日可待。只是,熟諳游戲規則的職能部門,當初是怎麼搬進去的呢?進出之間,誰該為此擔責?如果沒有媒體關註,地方部門還會“自查自糾”嗎?
  也許,怪只怪威嚴的“安居工程”長得太像辦公大樓了。但這樣的樓房,是怎麼立項、怎麼建造起來、怎麼逃脫審計監管的法眼?
  鄧海建  (原標題:怪只怪安居工程)
創作者介紹

墨攻

fx29fxie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